當前位置: 魅力會寧 > 歷史沿革
流淌在會寧“絲綢之路”上的古風遺韻
作者:  發布時間:2020-04-13  發布機構:縣融媒體中心  瀏覽次數:
分享給好友閱讀:

春兮!來矣!詩游白銀!

任何景觀除了自然之美,又必輔之以人文之美,甚至于有無人文之美則不成其為景觀之說。

景觀有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自然景觀以山水自然之美給人以賞心悅目之享受,又無不經過歷代庶士文人編纂故事、吟詩作賦以壯其景。人文景觀則以文化為依托,給人以歷史文化知識之饋贈。一些歷史景觀其本身今已杳無蹤影,但仍然有尋游者絡繹不絕!豈非文化賦予其旺盛生命者乎!

若陽關者,我自2016年去后方知,沒有歷史知識,不能想象兩千年前之城闕九重、關隘雄峙、牧歌悠揚、鎧甲熠熠、軍民如云者,就只能看見眼前沙灘一片,博物館中銹跡斑斑的數支箭簇和那座山頭上經過今人加高過的半真半假的烽火臺而已!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在古代,甚至于一首詩就是一處景觀!一段故事、一個傳說就是一處景觀,今亦不乏其例。

會寧古八景、靖遠古八景、景泰壽鹿山古八景、白銀水川之“大船古渡”、“武當神鐘”、“夾岸煙柳”等條城(青城)古八景,都是詩人“筆下生花”出來的景觀。

白銀,地處隴中地區,自古以來就是古道名區。絲綢之路的開通不僅是商道的開通,也是文化的傳播和交流。正由于絲綢之路的開通,沿途的產生了許多古渡、驛站、古城、摩崖等景觀,并被賦予了人文色彩,提升了其價值品位,百年以來被人們廣為傳頌,形成了白銀沿著絲綢之路流淌著的明清詩人的古風遺韻。

一、“絲綢之路”南路進入白銀境內的第一站——會寧青江驛

描寫青江驛的古詩很多,擇其明代趙完璧的《(會寧)青家驛曉發》句:

肩輿清曉出山城,塞上風煙愴客情。

日畔旌旗微有色,霜中鼙鼓暗無聲。

清代亦有很多文人描寫青江驛,擇其俞明震的《朝發青家驛》句:

朝發青家驛,畏途愁日晏。

今夕復何夕,風沙滿庭院。

二、沿著青江驛“絲綢之路”西行進入會寧翟家所

描寫翟家所的古詩,如清末陳詩《自翟家所鎮涉河達會寧縣郭作》句:

兩山束如堤,風凅一河水。

流泉鳴濺濺,怒馬踔以趾。

三、沿著青江驛“絲綢之路”繼續西行進入保寧驛,即會寧縣城。

描寫會寧縣城的古詩有明代趙完璧的《會寧縣旅夜簡吳檜皋太守堂翁》、《月夜會寧縣道中》等。擇其明劉廌《會寧道中別姜惟清主事》句:

八千道路邊疆去,回首甘涼憶舊游。

沙塞孤城胡騎接,玉關落日酒泉流。

還有清代吳兆騫《會寧道中·有古城墓賦此吊之》,如:

落日孤鞍古戍邊,殘碑下馬拂寒煙。

獨來玉劍埋魂地,愁聽金笳薄暮天。

四、沿著會寧縣城“絲綢之路”北行進入會寧甘溝驛

描寫甘溝驛的古詩有明代趙完璧的《乾溝驛道中》等,《乾溝驛道中》詩曰:

迢遞秦川合斷腸,病軀白發日倉皇。

黃云渺渺望不極,紫塞茫茫情自傷。

五、沿著會寧縣城“絲綢之路”繼續北行進入會寧北境

描寫會寧北境的古詩,如像明代鄭居貞的詩:

北出長城古塞邊,荒松落日少人煙。

隔河又是河西地,過得敦煌是酒泉。

六、沿著會寧“絲綢之路”北行進入郭城驛

描寫郭城驛的詩,如清代武威進士張澍的《天心篇》、陳敏的《堿灘喜雨》,金代郝經的《郭蝦蟆歌》等。擇其金郝經《郭蝦蟆歌》句:

不援西夏棄燕都,本根顛蹶藩籬疏。

不都長安都汴梁,為愛青屋能久長。

七、沿著會寧“絲綢之路”北行進入靖遠縣境

描寫靖遠縣的古詩中有明代兵部尚書彭澤(蘭州人)的《仙堤賦》、《東山八景》,明代陜西巡撫馬文升的《靖遠懷古》,兵糧道少卿那玲的《譙樓》及其所記《托鳥吟》等。

(一)譙樓。明代邢玠詠靖遠詩《譙樓》(譙樓,即靖遠的鐘鼓樓)句:

層樓高聳逼青空,獨憑危欄四望雄。

(二)獨石頭。“獨石頭”的文化也源于明代邢玠的詩詞。明朝萬歷年間,時任監司后為兵部尚書邢玠有兩首題詩:

一云:

屹立中流幾萬年,嶙峋怎肯受秦鞭。

媧皇留此非無意,為挽狂瀾不補天。

二云:

狂瀾震蕩自優游,仿佛云間結蜃樓。

一柱擎天真獨立,兩山排闥更遭周。

《隴右金石錄》記載。明朝萬歷年間,時任監司后為兵部尚書的邢玠巡視靖遠,途徑獨石頭,欣然為銘“中流砥柱”,參將李崇義將此四字鐫刻于其上。邢玠在《中流砥柱賦》還寫道:

何崔巍而崒嵂兮,獨砥柱乎中流。

(三)法泉寺。明弘治年間,彭澤游學靖遠,寄身法泉寺巖洞潛心讀書。其在詠法泉寺“東山八景”詩中有《草亭琴趣》一首:

白云深處草堂深,洗耳宮商太古音。

莫笑鐘期今去遠,清風明月自知心。

八、沿著靖遠“絲綢之路”西北行進入今平川區境

描寫平川區的古詩中有明代田汝穎的:

靜影遙隨山影見,浮光曲逐水瀠洄。

英雄千古今誰在?且對良宵共寫懷。

明代梁許的《月河晚照》詩:

天機織出赤城霞,煥彩騰光萬樹花。

幾縷紛紛明遠岫,余暉晚送夕陽斜。

還有清代鄒吉方的詩:

多年不到紅山寺,今日重來感舊游。

勝地猶存原面目,勞人無復昔風流。

九、沿著靖遠、平川“絲綢之路”西北行進入景泰縣境

描寫景泰縣的古詩中有明代邢永路的《永泰城銘》,清代邱兆麟、孫兆甲、田毓采的《壽鹿山八景》詩等。

萬歷三十五年(1607年),陜西按察司副使邢云路在監修完永泰城堡后曾經作《永泰城銘》,其中寫道:

瞻彼松巖,矗矗崇岡。

星分北落,岳鎮四方。

體勢亙綿,走集巨固。

參旗錯列,壁壘盤互。

圻堠星明,甲兵云布。

林麓之饒,何物不有。

清道光時金城邱兆磷游壽鹿山曾以“壽鹿八景”賦詩八章,如:? ?

群峰聳秀? ?

數朵祥云天外橫,溪聲鳥語弄陰晴。

閑來頓忘人間世,別有清涼一段情。

崖畔虹橋? ?

忽見云外落長虹,半壓蒼苔半接空。

雨后雌雄誰辨得,螺蜷碧彩掛青楓。

以上僅擇選了極少明清時期白銀境內絲綢之路的一些詩詞。明清時期,沿著白銀境內絲綢古道,賦詠吟哦很多,凸顯了旅游及其景觀建設并非今日之事,至少在600年以上,為今人留下了寶貴的財富,也給今人以重要借鑒。

600年前的景觀雖不比今日之景觀建設,但是文旅建設,“文”在前,“旅”在后,如果忽視了“文”而一味地追求低級趣味的“旅”,則會顯得輕薄。

文化是生命,景觀是物象,二者的結合才是文旅景觀建設的根本!

網絡編輯:縣融媒體中心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相關新聞
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大发快三有计划软件吗 dnf幸运28技巧 炒股学习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 湖北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招商地产股票代码 贵州十一选五在哪里购买 快乐8澳洲act计划软件 广东36选7中奖规则图片 吉林快3走 大乐透预测专家汇总牛彩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20选8 小财神精选平特一肖 体彩广东十一选五 福建体彩11选五走势图手机 大家千万别赌幸运飞艇